小伙查出艾滋被辞起诉公司获赔偿:希望更多人维权_张家口新鲜事
张家口新鲜事  2018/5/21 15:56:08

(原标题:对话四川艾滋患者谢鹏:希望更多人维权,别在沉默中捂死自己)

签订劳动合同、重回公司上班、获得双倍工资补偿,四川小伙谢鹏(化名)在法院的支持下,找回了作为艾滋病患者应有的尊严。

5月20日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谢鹏正和家人在一起。他走到安静的角落小声给记者回电话——虽然他起诉公司一事在当地引起不小震动,但他一直瞒着父母,不想让老人为他担心。

采访中,谢鹏对媒体、律师以及所有关心他的人表示感谢。他希望有更多的艾滋病患者勇敢地站出来,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“不要在沉默中把自己捂死了”。

一年前的2017年4月,谢鹏应聘到内江市某公司上班。通过试用期后,公司为他安排了入职体检——检查结果表明,他的HIV-1抗体阳性。公司遂以“体检不合格”为由,解除了双方劳动关系。此后,谢鹏向劳动仲裁部门申请仲裁。

2017年12月,内江市劳动仲裁委作出裁决:用人单位由于未按规定签订劳动合同,应支付谢鹏解除劳动关系之前的双倍工资;公司以体检不合格为由与谢鹏解除劳动关系,不属于应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情形。

谢鹏不服,向法院提起诉讼。2018年1月19日,澎湃新闻对此事进行了报道。

1月25日,此案在内江市市中区法院开庭审理。4月28日,在法院的调解下,原告谢鹏和作为被告的企业达成协议:被告支付原告此前的双倍工资6万多元,双方签订两年劳动合同。

5月2日,在被公司“解除劳动关系”11个月后,谢鹏重新回到公司上班,仍在原来的岗位工作。5月17日,谢鹏收到了公司转账给他的6万元“双倍工资”(扣除了个人应缴的社保资金)。

“这个案子告诉我们,保障艾滋病患者权益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,首先要保障他们劳动就业的权利。”谢鹏的代理律师于全告诉澎湃新闻,下一步将考虑起诉那家根据企业安排为谢鹏做艾滋病检测的医院,“因为医院违反了艾滋病自愿检测的规定,事先没告知谢鹏有这项检测内容。”

对于起诉医院的可能性,谢鹏表示“不排除”。

“重回公司上班,像什么事都没发生”

澎湃新闻:你收到了公司支付给你的“双倍工资”吗?

谢鹏:收到了,5月17号转账给我的,一共6万块钱。扣了3000块钱,用于之前那段时间交社保,到时候多退少补。

澎湃新闻:谈谈你回到公司上班第一天的情况,你首先是到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办手续吗?

谢鹏:没有,劳动合同4月28日在法院就直接签了。回去上班那天,我直接到原来的部门,跟部门领导报了到,就回原来的岗位工作。你们媒体报道我的时候用了化名,所以同事们知道我们内江出了这个事,但不知道当事人就是我(笑)。

澎湃新闻:公司不是组织同事们投了一次票吗?大家都同意你回公司上班。

谢鹏:我部门的领导跟我说,公司参加投票的不是全体员工,是各个部门的负责人。他们都同意我回来,我很感动。公司高层也没把这事说出去,其实就算大家知道了,我也无所谓。

澎湃新闻:现在工作还顺利吧?

谢鹏:还行,每天正常上班,就是做我以前做的那些事。

“还是要相信法律,其他都是空谈”

澎湃新闻:下一步,你有什么打算?

谢鹏:好好工作。另外,还会继续维权,不排除起诉医院。医院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给我做那些体检项目的。

澎湃新闻:通过这次起诉、维权,你重新回到公司上班。现在内心有什么感受?

谢鹏:很多事情特别是维权,不能光想,还要去做,不能人云亦云。要相信自己的内心,相信正义。当然,维权的前提是要有法律的保障。法律在那里呈着,你不去让法律帮助你的话,永远不可能实现维权的意义。所以我觉得,还是要相信法律,其他都是空谈。当你觉得法律对你有帮助的时候,你不要听信别人去做一个懦弱的人,或者太在乎一些戴有色眼镜的人对你的看法。法律都支持你,何必在乎那些人的看法呢。

澎湃新闻:这些年发生过多起艾滋病患者起诉用人单位的事。对于他们的维权,你有什么建议?

谢鹏:我特别想通过你们说一句,我国保障艾滋病患者权益的法律法规相对比较健全了,缺的是身体力行用法律捍卫自己权益的行为,这导致很多人吃哑巴亏。法律层面已经有很多保障了,还怕什么?怕的是你不敢,怕的是你永远在沉默中把自己沉默死了,把自己给捂死了。国家出台了保护我们群体的法律和条例,但需要我们自己利用法律来维护自己,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。

张美玲 本文来源: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:张海桐_NN9053

24小时热闻

  © 2017 睿儿网络

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冀ICP备070086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