乘客飞机上昏厥去世 家属拟起诉海航:为啥让她带病继续航程?-腾讯网
红星新闻  2018/1/8 22:45:06

  2017年12月17日,55岁的符明云独自搭乘海南航空Hu7440航班,从哈尔滨飞往厦门,中间经停南昌。结果在往南昌的航程中突发昏厥,后经抢救后符女士苏醒但并没有在南昌下机,结果在第二段航程中再度发生昏厥,最终不幸逝世。

  在符明云第二次昏迷后,航班一度为其返航南昌,再次起飞后最终于次日0:35到达厦门高崎国际机场,比预计时间晚点两个多小时。

  海南航空向红星新闻发来的情况说明中称,经过对飞行机组、乘务组,以及地面AOC(运行控制部门)的调查,机组严格执行《飞行运行手册》、《客舱乘务员手册》中的应急程序,整个处置过程及时、规范。

  符明云的儿子符海涛告诉红星新闻,家属对航空公司的救助表示感激,但并不认为航空公司没有过错。“最大的质疑就是为什么在母亲已经发病的情况下,航空公司还允许其继续第二段行程。”他称,将用法律手段追究航空公司的责任。

  ▲符明云女士的乘机记录。符海涛供图

  事发经过——

  乘客曾两次昏厥,航班返航抢救,入院前心脏呼吸已停止一小时

  有一段录音,记录了事情发生的部分经过。

  符海涛告诉红星新闻,录音是12月20日,海航工作人员和他见面宣读手机中记录的内容时,他自己录下来的,他并没有关于这段内容的任何文字版材料,对于录音描述的信息也没有能力进行核实——

  15:47航班开始登机,符女士的座位是35C。

  17:00乘务员发现符明云女士第一次晕倒在座位上,乘务组立即广播寻找医生,并报告了机长。

  同机38H和54C座位的两位旅客分别是护士和医生,他们为符女士查看并服用了5颗速效救心丸。

  17:02符明云女士意识恢复正常。乘务员已将符女士调换到头等舱的2C座位就座,机组人员曾多次询问过符女士是否需要紧急停降进行救治,或者在经停南昌的时候进行救护治疗,而当时符女士告诉乘务员自身已经好转。

  19:44航班在南昌落地。乘务员关注到旅客身体虚弱,并没有要求符女士下飞机。询问是否需帮忙联系家人,符女士说不需要联系。

  20:42航班再次起飞。

  20:52飞机达到安全高度,乘务员经过2C座位发现符明云女士昏倒。38H的乘客判断符明云女士已经无意识、无心跳、无呼吸,需要立即展开急救,乘务组成3人急救小组,协助38H的旅客对符明云女士进行心肺复苏,吸氧,并注射了1ml的肾上腺素。并将情况汇报给机长,机长立即决定返航。

  21:17航班返航到达南昌昌北国际机场,医疗人员已经在机场准备。

  22:00到达医院,并对符明云女士进行急救……

  在江西省人民医院出具的病例记录中,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在120送入院前,符女士心脏呼吸停止已经超过一小时。

  ▲江西省人民医院出具的病例记录显示:因心脏呼吸骤停1小时送入院,120人员述患者一小时前于飞机上心脏呼吸骤停。

  家属质疑——

  母亲已经发病,航空公司为什么还允许其继续航程?

  符海涛说,厦门是母亲老家,其母亲本来是要到厦门扫墓和走亲戚的,此前,母亲患有糖尿病,但并无心脏病史。在上飞机前,母亲并未有任何不适。

  他说,家属的质疑主要在两个方面,第一是海航为什么到现在迟迟拿不出来一个事故的调查报告,“飞机上都说音视频采集,怎么到这个时候这些都没有。”

  第二就是在母亲已经发病的情况下,航空公司还允许其继续第二段行程。在录音中,海航工作人员说其母亲当时曾反复表示不需要医疗救助,但符海涛认为“机组都受过医疗训练,怎么能我母亲说自己没问题了,就不管了。”

  符海涛称,他很感谢航空公司的救助措施,但这并不能判定航空公司是否尽到了照顾义务,“经停的时间有一个小时,哪怕15分钟给我母亲检查下身体,可能也不会出这种事。”

  “不是我们想起诉,反而是海航那边不断催我们说要拿到什么就去法院起诉,他们只会向法院提供(材料)。”在符海涛出示的一份来自海航的告知书中,海航建议家属“通过尸检确定死因,并通过法院解决双方争议。”

  他表示,截至目前,他并没有收到海南航空任何书面形式的调查报告,对方也没有出示其母亲是否签过任何形式的免责或者知情书。

  ▲符海涛称,事发后除两份海航出具的告知书外,未收到任何关于事件的详细说明材料。符海涛供图

  符海涛聘请的一位律师告诉红星新闻,他们准备以《合同法》和《民航安全法》,起诉海南航空,要求其承担无过错赔偿,其同时表示,根据《民航法》一百二十四条,“不是我们要证明符女士死于过错,而是对方要向法庭证明旅客死亡完全是自身原因。”

  符海涛说,他并不是像网上所说的是要“敲诈”航空公司,对提供帮助的旅客也充满敬意,只是想给母亲一个交代。对于网传其索赔80万的说法他表示这是之前律师提出来的,“赔偿的金额可以完全按照法律规定来计算。”

  航空公司——

  整个处置过程及时、规范不应承担责任

  1月4日,红星新闻联系到海南航空,对方表示公司高度重视此事,仍在对此事展开调查,并称根据初步调查结果,机组严格执行《飞行运行手册》、《客舱乘务员手册》中的应急程序,整个处置过程及时、规范。

  ▲海南航空 图据东方IC

  在红星新闻记者要求下,海南航空提供了一份包含乘务长和机长署名的文字说明材料。两人在材料中表示,严格遵守了相关的应急程序,对乘客的离世表示悲痛。

  另一份来自海南航空AOC(地面运行控制中心)值班主任的情况说明材料则写道,“运行团队在接到机组卫星电话的返航决定后,第一时间联系了空管、当地机场与医疗单位,清空航路并准备相应跑道,各单位即刻赶往指定停机位等候并做好一切准备,紧急送医。”

  对于符明云家属的疑问,海南航空并未回应,只是表示仍然在积极与家属进行沟通。

  “海南航空对HU7440航班机组规范、及时的处置表示感谢,对在此事件中给予支持和帮助的各方表示感谢,并再次对家属致以深切慰问,我们愿意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人道主义帮助。”在一份海航公关部门发给红星新闻的通报中如是说。

  红星新闻也曾就此事件联系民航江西安全监督局,该局综合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“是有同事在负责调查这件事,但他去开会了。”截至发稿,该局并未做进一步回复。

  业内人士——

  旅客应对自身健康负责,“机长不是大夫”

  事件发生后,也引来多名航空业内人士对此发声。耀莱航空董事长计兴卓在微博上称:“对于一个公共交通工具来说,我们应该承担的安全高效而不是急诊室的工作!”他同时表示,“航空公司每年要支付巨额费用用于急诊培训,同时也不惜返航、备降、放油等巨额经济损失来挽救每一条生命。”

  目前,包括家属在内,尚不清楚航班在停靠南昌期间,机组人员是否曾劝符女士放弃后续行程。符海涛从海航工作人员处得到的说法是,符女士当时身体情况好转,还表示会主动联系家人,但最终符海涛等来的是母亲出事的电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据公开媒体报道,符女士出事3天后,12月20日,国航发生类似事件。北京飞往成都的CA4102航班,于起飞后20分钟左右,因有乘客疑似昏厥返航。飞机落地后乘客已恢复意识,拒绝下飞机,但随后被地面安保强制带离。

  但有网友评论认为,机长行驶职权要求乘客下机,也容易引发争议。在《民航安全法》中,虽规定“机长在职权范围内作出的命令民用航空器所载人员都应当执行”,但对于究竟什么是职权范围,规定得并不详细。

  航空媒体人“超侧卫”向红星新闻表示,应该从这件事中汲取教训,旅客的健康应该由自己负责。“机组的首要工作是对飞机进行评估是否可以安全飞行,机长也不是大夫,而且即使是大夫也没有办法对突发疾病做出预测。”

  红星新闻记者丨董冀宁

24小时热闻

  © 2017 睿儿网络

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冀ICP备07008619号